三个男人用性工具调教女 多男调教一女折磨高潮

最难脑筋急转弯 时间:2021-05-29 09:54:29
  当沈岁知起身去厕所的时候,她也站起来。
  
  两人一走,桌子上,有人叹息:“杜明茶也真是惨啊,本来能养尊处优地长大,现在脸毁了不说,沈少寒——”
  
  “嘘,”另一人示意她噤声,压低声音,“别说这个。”
  
  “怎么不能说?”那人丢下筷子,“沈少寒和那个别云茶还是白云茶的暧昧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了,我看杜明茶可怜,怎么就说不了了?她一小地方长大的人,父母都出车祸死了。现在邓老先生过寿,沈少寒也不陪她一起过来,分明是在打她的脸——”
  
  “别说了,”一年纪稍长的人呵斥,“同情归同情,别拿别人的伤疤说事。”
  
  她忍不住看向杜明茶方才坐的椅子。
  
  小城镇里走出来的人,所受教育、日常生活和她们可谓天壤之别,现在已经没办法融入这个圈子;家人不重视,沈少寒有心上人,故意在这种场合冷落她。
  
  真可怜。
  
  卫生间中。
  
  洗干净手,杜明茶对着光洁的镜子,小心翼翼揭开口罩,稍稍透透气。
  
  镜子女孩雪肤黑发,眉不画自黛,唇不点而红。
  
  脸颊上的疤痕已经十分浅淡,只有稍稍还有痕迹。为了防止疤痕增生,杜明茶饮食上十分注意,忌口比较多。
  
  如今晚这种情况,她是吃过饭后才参加的。
  
  在这种沉闷的场合与一群陌生人共进晚宴,还不如独自回宿舍煮泡面,看《武林外传》。
  
  杜明茶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时,话题已经转移到那位神秘的“沈二爷”。
  
  “……沈二爷视力和记忆力都异于常人,”那人笑着说,“听说,他在一片漆黑中也能准确认人,只要见过一面,就不会再忘。”
  
  杜明茶心想,这么好的记忆力,不拿来背单词可惜了。
  
  “何止是这些异于常人,”又有一人说,“你当二爷这些年怎么把产业做大的——”
  
  “又在讨论二爷?”
  
  懒散的一道男声插入,沈少寒走过来,他目光从杜明茶脸上扫过,触及到她戴的口罩,微微皱眉,继而移开视线,坐在她身侧,手指搭在桌上: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
  
  他身上有种倦淡的烟草气味,杜明茶不着痕迹地往侧边避了避。
  
  她闻不得烟味,一闻到就难受。
  
  “不晚不晚,”有人笑着打趣,“高材生嘛,又得读书又得跟着父亲做事,忙也正常。”
  
  沈少寒笑了笑,没有反驳。
  
  他天生好相貌,桃花眼微笑唇,身材挺拔,是杜明茶就读大学中公认的校草。
  
  “倒也不是很忙,”沈少寒说,“有个学妹病了,我送她去医院,耽误了时间。”
  
  他说的平平淡淡,像是在聊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小事。但这句话出口后,整个桌子上的人都安静下来。
  
  学妹。
  
  谁不知道,和沈少寒暧昧不清的那个别云茶,就是他学妹,也是杜明茶的同班同学。
  
  其他人忍不住去看杜明茶的反应。
  
  杜明茶正在低头看手机。
  
  她好像没有听到沈少寒刚刚说的话。
  
  杜明茶脸小,哪怕戴着正常规格的口罩,也遮住了大半张脸,必须伸手往下拉一拉,才能不遮住眼睛。
  
  沈少寒捏着手中的杯子,玻璃表面折射出流光璀璨,他面无表情:“明茶,我有件事想拜托你。”
  
  杜明茶这才抬头:“你叫我?”
  
  她声音清凉,如三月里叮叮咚咚流落的山涧泉。
  
  但一想到她口罩下的那张布满烧伤的脸——
  
  有人不忍看她的眼睛。
  
  难怪,沈少寒宁可忤逆父母也要选择别云茶。
  
  沈少寒锦衣玉食的,吃穿用住都是最好的,也最喜洁,哪里能容得下这样的“女朋友”。
  
  沈少寒避开她的视线,盯着杯子中摇晃的透明酒液:“我听云茶说,你们老师手上有个跟随他外出学习的名额,选了你。”
  
  杜明茶唔了一声:“怎么?”
  
  “把名额让给云茶,”沈少寒随意地说,“你们老师给你多少补贴,我给你十倍。”
  
  还准备迂回劝说的人沉默了。
  
  这明摆着就是欺负杜明茶。
  
  要自己的“女朋友”将学习机会让给他的暧昧对象,但凡是个人,都做不出这种事情吧。
  
  沈少寒倚着椅子,微微垂眸看着杜明茶,桃花眼里没有笑。
  
  杜明茶却问:“假如我不愿意呢?”
  
  沈少寒眉头微皱,缓声说:“要是你坚持不肯把名额让给云茶,那我们的娃娃亲就不算数了。”
  
  语气暗含威胁。
  
  “一言为定!”杜明茶眼前一亮,脱口而出,“那可真是双喜临门啊!”
标签:宝贝
热门文章
数据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