潘金莲与陈经济在柴房小说,h嬷嬷玉势药物

趣味脑筋急转弯 时间:2021-05-29 09:46:13
  因此当那些低低的哭声响起,便显得格外清晰。
  
  在高大树木围起来的一片空草地中央,有一群被五花大绑后堆在一起的人。他们或是身着华服,或是衣衫褴褛,最大的共同点就是都灰头土脸,表情里充满了恐惧与绝望。
  
  旁边的树丛中忽而闪过两抹幽蓝色的火焰,火光照亮了持火人的脸——面容青白,瞳孔泛红,还有露出唇畔的獠牙,赫然是两个穷凶极恶的恶魔。
  
  其中一个突然开口,用的是人类听不懂的恶魔语:“耶、耶耶……”
  
  “耶你个头!”另一个毫不耐烦地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,“老子叫耶斯克!”
  
  “耶、耶斯克,”被打的恶魔也不生气,抓了抓自己脑袋上稀疏的几根头发,“你看那个人类,他为什么不怕我们啊?”
  
  耶斯克冷着脸看过去,浓重的夜色不会对常年待在黑暗里的恶魔产生阻碍,所以他能清晰地看见那个与其他人类截然不同的男人。
  
  男人长而直的双腿一弯一放,坐姿随意得很,衣服有些破破烂烂,笔挺的背脊却透出一股贵族般的气质。
  
  他漫不经心地抬头,下颌线拉出一道优雅的弧度,侧脸的模样颇有些英俊风流。
  
  而在恶魔眼中,其他人都在因为困境担忧和哭泣,只有他淡定地注视着远处,黑眸里没有一丝慌乱,偶尔还安慰两句在一旁抽泣的女孩,看上去不像是被绑架,倒像来度假的。
  
  耶斯克哪里见过这样的人类,顿时就觉得自己作为恶魔的威严有被冒犯到。他磨了磨后槽牙,低声对旁边的同伴说:“一会儿祭坛那边再要人,就先挑他。”
  
  同伴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也压低了声音:“那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小声?人类又、又听不懂。”
  
  耶斯克气不打一处来,再次甩了他一巴掌:“老子怎么知道!”
  
  只是出于恶魔天生的直觉,他总感觉有人能听见他们说话。
  
  路域扫了一眼远处那两个嘀嘀咕咕的身影,神色依旧云淡风轻,但换了个稍微收敛点的坐姿。
  
  系统在他脑子里问:【宿主,您怕了?】
  
  路域叹了口气:“不,我腿坐麻了。”
  
  系统:【……】
  
  系统:【根据剧情安排,男主应该快到了。】
  
  路域在心里嗯了一声,侧身看向旁边小声抽泣的女孩。
  
  她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,脸上沾了尘土也掩不住天生丽质,一双杏眼里蕴满泪水,精致的眉头蹙起,显得楚楚动人。
  
  这就是系统为男主关霖选的cp,也就是剧情的女主妮娜。
  
  事情的发展现在想来也十分奇幻。就在几个小时前,他刚从网吧里走出来,烟拿在手里还没点着,就被一辆醉驾的面包车撞了。
  
  再睁眼时他就已经在这儿了,脑子里还多了个听不出性别的声音,自称是系统,一口一个“宿主”地叫着他。
  
  系统告诉他,他在死的那一瞬间就已经绑定了“恋爱红线系统”,只要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,他就能回到车祸前,重新开启人生。
  
  这种事情他自然是一口答应,但听完任务要求,不久前才被网恋对象甩了的路域差点抬腿走人。
  
  系统要求他作为剧情工具人,帮助每个世界里性格高冷的冰山男主谈恋爱,成为男主的助攻、僚机、恋爱咨询师……直到男主与心仪对象成功在一起,他才可以原地炮灰,完成任务。
  
  系统还非常贴心地先给剧情指定好了女主,省了路域给男主拉郎配的功夫。
  
  路域:“呵呵。”
  
  贴心个屁!这不就是让他专业恰柠檬吗?柠檬树上柠檬果,树下单身的只有我。
  
  系统找来的女主人设非常经典,是一个天真的无脑傻白甜。
  
  在这个西方魔幻世界里,人类国度中权力最大的存在不是国家,而是教廷。
  
  这个世界的男主是教廷的圣子,也就是下一任教皇,他从小魔武双修天赋异禀,这两年作为教廷特使,四处游历剿灭恶魔,手里杀过的恶魔恐怕比女主妮娜切过的牛排还多。
  
  而妮娜是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侯爵之女,这位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自从被抓来后,就一直沉浸在在晕倒和醒来就嘤的循环中,路域好心安慰她也无济于事。
  
  就凭她这心理素质,要是一会儿看见什么刺激的场面……
  
  路域深知,在这种处境里,男女主初遇的最佳方式就是英雄救美。但英雄救美里英雄和美缺一不可,要是女主吓晕了,男主岂不是救了个寂寞?
  
  他得想想办法,让男女主合理地完成这一出英雄救美。
  
  一只乌鸦突然窜出树丛,嘎嘎怪叫着,人们顿时紧张了起来。乌鸦每次出现,恶魔都会带走一个人,而那些人都没有再回来过。
  
  不远处的两个恶魔闻声而来,耶克斯抬手一指路域,用生硬的人类语言说:“你,跟我们走,快点。”
  
  路域不得不地起身,被那个结巴的恶魔拉住了身上的绳子,拽着往前走。后面传来一声蚊子叫般的声音:
  
  “你要回来啊……”
  
  路域回头看了一眼,正好对上妮娜红肿的眼睛。
  
  他扯了扯唇角,露出一个宽慰的笑:“放心,一会儿会有人来救你的,你一定要看好了。”
  
  他还没想好办法,只得直接开口明示,还将“看好”两字加重了读音,祈祷妮娜一会儿能悟出来点什么。
  
  可惜大小姐只当他是死前还不忘安慰别人,感动与害怕之余哭得更惨了,还打起了嗝儿。
  
  “快走!”耶克斯不耐烦地推了他一把。
  
  乌鸦看见选人完毕,扑棱着翅膀飞回远处。路域跟着两个恶魔走入密林,还有无数的恶魔在空地周围的林子里徘徊,看守剩下的人类。
  
  他们的身影迅速隐没在森林之中,乌云遮蔽了月亮,没有一丝光线露出。
  
  四处都是参天大树,地上的落叶没到小腿,还隐藏着盘虬的树根,稍有不慎就会被绊倒。
  
  恶魔们夜视能力强,走起来倒还算容易,奇怪的是一路走来,路域的步伐也迈得十分稳健,丝毫没有吃力的样子。
  
  耶克斯发觉有些不对,拉住旁边的同伴:“他能看清路?”
  
  “不、不知道啊,”同伴傻乐道,“或许这个人类眼睛很好……嘿嘿,一会儿能、能把他的眼睛挖给我吃吗?”
  
  耶克斯啐了一口:“你他妈就想着吃!快点走,人类的圣子就快找来了,祭祀必须加快速度。不过一旦祭祀完成,就算是圣子,也别想离开……”
  
  他话音未落,耳边忽然传来一声用恶魔语发出的疑问:
  
  “什么祭祀?”
  
  恶魔们的身体瞬间僵住了,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  
  他们惊恐地看向那个被绑的人类,只见男人那双纯黑的眼眸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鲜艳的红色,浓郁鲜艳,仿佛下一秒就要滴出鲜血。
  
  血统越高贵的恶魔眼眸颜色越红,两个恶魔作为恶魔中的打工人,都只有眼底有一抹红色,就是这样也超出了许多底层的恶魔。但眼前这个人类的眼睛红得仿佛水晶一样纯粹,没有任何多余的杂质,这种红色他们只在一个地方见过——
  
  魔族的壁画,那些被高高在上供奉着的魔神,都是这样的红。
  
  血统上天然的压制让恶魔们甚至无法动弹,耶克斯的嘴唇颤抖了好一会,才哆哆嗦嗦说了一声:“大人。”
  
  “不用这么紧张,”只见那个人类笑意吟吟,明明他才是被绳子绑着的一方,此时的气氛却像是他挟持了两个恶魔,“告诉我,你们刚才说的祭祀是什么?”
  
  路域本来只想安静地当个背景板,等男主到来后,再开始发挥工具人的光和热。
  
  但就在刚刚,系统发出了“滴——”的提示音:
  
  【请注意,剧情关键线索出现,该线索有关男主生命安全,请尽量获取。】
  
  路域:懂了,该打工了。
  
  不过系统给他安排的身份实在令人无语——居然是一个假扮成人类的恶魔。
  
  男主是教廷圣子,他却是个恶魔,别说接近男主了,一旦他的身份暴露,说不定会被教廷的人原地送去见魔神。
  
  他不仅要当工具人,还要努力捂马甲。
  
  太难了。
  
  “是魔神祭祀……”耶克斯咽了口唾沫,“如果成功,就能召唤出魔神大人降临世间,杀掉人类的圣子!”
  
  路域皱眉:“地点在哪儿?”
  
  旁边的结巴忙道:“在、在东北方向的特、特……”
  
  一道破风声响起,恶魔的脑门上出现了一个血洞,伤口中闪耀着金色的光芒——是光明元素。
  
  路域心里骂了一声,果然说关键信息的时候不能让结巴来!
  
  他立刻先将眼睛恢复了伪装,但还没看清动手的人,又是一道金光闪过,旁边的耶克斯头部也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血洞。
  
  两具恶魔尸体先后歪倒在地上,乌云在此时忽然散开了,月光倾泻而下。
  
  一道修长身影与路域擦肩而过,比他略矮一些,凛然如雪松的气息掠过鼻尖。月光映在那双泛着疏离的冰蓝色眸子上,皎洁澄澈,如同辽阔的雪原中盛开了一朵冰莲。
  
  路域下意识转头,对方却走得利落,顷刻间就消失在了密林中,只让他瞥见半张白皙的侧脸。
  
  那人周身的气质让人仿佛置身于寒冬,可擦肩带起的风却带着微醺,让他从头至脚,一直到心口,都不知缘由地产生了一股荡漾的暖意。
  
  系统:【宿主,您现在的心率是正常值的两倍以上,虽然遇见了男主关霖,但也不用过分激动,保持平常心才有利于顺利完成任务。】
  
  路域足足十几秒没说话,一直到系统再次提醒,他才如梦初醒一般,问:“他就是关霖?”
  
  系统传来肯定的答复。
  
  系统:【宿主,我检测到四周有大量恶魔涌向空地方向。请立即前往空地,制造男女主的……】
  
  路域打断了系统的话:“任务的核心目标是让男主成功谈恋爱,对吧?”
  
  系统:【是的。】
  
  “剧情虽然安排了女主,但并没有强制男主必须要和她两情相悦,如果有其他更适合的人选,那么女主是可以更换的,没错吧?”
  
  【……是的。】
  
  系统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  
  路域:“我突然觉得,我也挺适合当女主的。”
标签:宝贝
热门文章
数据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