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茸茸的沟壑幽谷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

男女笑话 时间:2021-05-29 10:05:41
  “除了杜老师外,顾小姐还为乐乐请了一名德语教师,”司机提醒杜明茶,“男性,姓淮。顾小姐平时少在家里住,家中有照顾乐乐的保姆,姓甄……”
  
  静水湾离C大也就半小时车程,大平层,低调的富人区。
  
  房间装潢整体呈暖色调,陈设简练洁净,但瞧上去像样板房,没有人生活过的痕迹。
  
  保姆不在,司机打电话询问。
  
  保姆说带顾乐乐在逛超市,马上就回来。
  
  背景音里,是小孩子不悦的声音:“又是家教?”
  
  保姆低声哄,有些嘈杂,听不清楚。
  
  司机无奈:“顾小姐就乐乐一个孩子,平时难免骄纵……您多担待。”
  
  杜明茶说:“您放心,我一定好好教乐乐。”
  
  她声音语调温和,不高不矮,头发拢起来,黑色细发圈扎了个马尾,身上一点首饰也没有,指甲也干干净净,戴着黑色的口罩,只露出清亮的一双眼。
  
  在如今形势下,戴口罩的人并不少见,但如她这般、到了房间内还不摘的人不多。司机愣了两秒,冷不丁想起顾小姐的叮嘱——
  
  “杜老师的脸好像受伤了。”
  
  司机移开视线,先请杜明茶先去书房小坐。
  
  书房格外大,目测比客厅还要多出一部分,胡桃木花纹的书架错落有致地摆放着,绕成一个半圆,像是一个迷宫。杜明茶穿过书架,看到了上面摆放的书籍——
  
  《我弥留之际》、《埔江拾忆》、法语版《情人》、日语版《哲学原论》……
  
  杜明茶肃然起敬。
  
  看来房子女主人喜好阅读、博学多才啊。
  
  再往下看。
  
  《毒妃倾城:王爷休要追妻》、《豪门新宠:天才少女九岁半》
  
  杜明茶:嗯?
  
  继续往深处。
  
  《肉X团》、《金X梅》、《武则天秘史》、《潘金莲野史》、《我与兄长爱之初体验》……
  
  杜明茶:“……”
  
  顾小姐真是博采众长、涉猎广泛。
  
  她穿过层层书架,浩瀚书籍,瞧见前方有着灰色的室内花盆,仍旧是半圆形,栽种着郁郁葱葱的绿植。南天竹、鹤望兰、老飞羽竹芋……
  
  浓绿深绿浅绿淡青交相辉映,叶片或细长或阔如扇,阳光自透明的玻璃窗倾洒而下,边缘处是一方边缘生长着浓郁苍苔的石质鱼缸,几尾鱼在透清的水中游曳,嶙峋假石侧,浮着几片圆圆的叶子,开着一朵小巧的碗莲,底部的花瓣浓紫,唯独中间的花蕊是浅浅的粉红。
  
  略带灰色调的雾绿色长沙发上,躺着一个白衬衫黑裤的男人。男人身形高大修长,沙发有些容纳不下,一只黑色西裤的长腿搭在地上,脸上盖了一本书,德语,黑塞的《玻璃球游戏》。
  
  杜明茶第一反应是退回去,免得打扰这位先生好眠。
  
  她刚转身,没注意,踢到一枚圆滚滚的彩色玻璃珠子,玻璃球滴溜溜地顺着灰白色的大理石地板往前滚,恰好停在男人的脚边。
  
  男人“唔”了一声,骨节分明的手拿下盖住脸的书,漫不经心地朝杜明茶看来,姿态慵懒。
  
  高鼻深眸,雪肤薄唇。
  
  灿烂阳光倾斜而下,如春日雨,晨间雾,尽覆其身。
  
  杜明茶直直撞入寂黑如沉渊的眼眸。
  
  四目相对,男人目光骤然锐利如刃。
  
  如盲人初复光明。
  
  三秒钟的安静后,他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低语:“……能看清楚。”
标签:宝贝
热门文章
数据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