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穿之名器勾精子计划|快穿之欲H宁婉婉

搞笑脑筋急转弯 时间:2021-05-29 09:09:40
  酒味混杂浓烈的烧烤味,秦岸躺在床头刷手机,刷了会儿,实在受不了冲鼻而来的味儿,下床去把寝室窗打开。
  
  游冽是个喝酒容易上头的,两罐喝完,人晕乎得七七八八,开始拉着两个室友扯皮。
  
  另外两个人也好不到哪里去,东倒西歪,坐都坐不直,三个人翻作一团。

 文学


  
  秦岸“啧”一声,把桌上的垃圾大致收进垃圾桶,把垃圾桶放到寝室外,返回来时,游冽趴在死猪似的两个室友身上,扒拉着手机,也不知道在搞些什么名堂。
  
  秦岸站在一旁,等他放下手机,才抬起脚尖踢了踢游冽:“起来,别都赖地上,地板很干净,不需要半夜拖。”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【在线看*火*爆*激*情*文】
↓↓
在此不便展示,点击链接,福利你懂!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
  第二天中午,沈白一睁开眼就收到数十条消息。
  
  【我菜我有理:沈白!!!】
  
  【我菜我有理:你到底用我的账号做了些什么?!】
  
  ……
  
  沈白抓抓睡得卷翘的头毛,趿拉着棉拖深一脚浅一脚往洗手间走,一边揉着眼睛,半眯着眼把手机屏幕往下拉。
  
  【有手就行:不就是SOLO?】
  
  【有手就行:不是你让我代替你去SOLO的?】
  
  【我菜我有理:是,是我。】
  
  【我菜我有理:但我没让你给我上名人堂,搞得我的ID人尽皆知!!!】
  
  【有手就行:?】
  
  【有手就行:什么鬼?】
  
  【我菜我有理:自己上网搜!】
  
  沈白吐出口里的泡沫,眼里残存的睡意消散了些。
  
  他打开搜索搜香香软软的甜,立即跳出无数条搜索结果,最显眼的是前面四条。
  
  #香香软软的甜巨坑#
  
  #香香软软的甜什么时候退游?#
  
  #香香软软的甜是白莲花实锤#
  
  #香香软软的甜小三儿#
  
  贴主:“没玩王者之前,就听说过香香软软的甜的大名,坑人无数,还死不认账。我当时也和大多数人一样,觉得一个女生,玩游戏消遣,坑就坑点吧,只要不遇上,彼此相安无事。”
  
  贴主:“直到,昨天和朋友匹配居然遇上香香软软的甜。我发现我错了,错得离谱。”
  
  贴主:“当时,和我一起玩的还有两个室友,其中,系花室友的男朋友也在,共四个人。最后一个人,我本想再邀一个朋友,哪知道香香软软的甜进来了。”
  
  贴主:“下面是游戏截图,你们都可以看看。”
  
  ……
  
  沈白皱眉点开截图。
  
  截图做过处理,除了香香软软的甜的ID和头像清晰可见,其他人的都被打上厚厚的马赛克,什么也看不清。
  
  即便如此,沈白还是一眼就认出正是操作贼六且帅带妹拉他那一局,贴主的身份自然也呼之欲出。
  
  贴主:“游戏结束,系花男朋友再也没理过系花。更重要的是,我在吧里的帖子翻到,有人爆料,在昨天之前,香香软软的甜曾经主动邀请过系花男朋友几十次。”
  
  回帖1:“草,知道别人有女朋友还去勾搭,白莲花!不要脸!”
  
  回帖2:“看后面,被当众戳穿后,居然抵死不认,还说自己是男的。”
  
  回帖3:“讲个笑话,香香软软的甜是男的。”
  
  后面接了个链接,是一段游戏录音,软软腻腻,聋子都能听得出来是女生的声音。
  
  ……
  
  至于贴主提到的爆料,沈白顺着翻过去,是另一个贴吧的。
  
  专门为讨伐香香软软的甜开的帖子,但凡被她坑过的人都在帖子里报过道,最新一条是今早凌晨一点多。
  
  也是因为这条回帖,已经沉下去的帖子再次被浮捞起来,新仇加旧恨,吧友们越演越烈,甚至最新搜索词条里出现了#香香软软的甜退游了吗#的字样。
  
  这贴主也够颠倒黑白,事实明明相差十万八千里,可是被贴主这么一胡搅蛮缠,完全变了样。
  
  【有手就行:是误会。】
  
  【我菜我有理:那也没用。】
  
  【我菜我有理:最近我的号我是不想登了,你玩我的号,你的号给我玩两天。】
  
  【有手就行:号发你了。】
  
  沈白虽然和他姐从小不对付,时不时嘴几句,但是他护短,他姐只能他嘴,其他人,半个字都不行。
  
  ***
  
  下午,游冽彻底酒醒,在寝室群发了句“帮我带份饭,你们吃什么我吃什么”后,才想起来自己干了什么憨批事儿。
  
  游冽忙翻到王者游戏贴吧,看到帖子被顶到首端,热度居高不下,懊恼地抓两把头发,倒床挺尸。
  
  秦岸提着盒打包的干锅进来,游冽的头发已经被他自己抓得像笼草,四面八方乱翘。
  
  秦岸视线诡异地顿了下:“打算拔光后出家当和尚?”
  
  游冽:“……”
  
  “秦哥。”游冽从上铺爬下来,惴惴道:“我告诉你个事儿,但你要先保证别对我动手。”
  
  秦岸抬脚将拉进桌下的座椅勾出来,单手搭着座椅背,道:“你先说什么事,我再决定我该用什么样的态度。”
  
  游冽一噎。
  
  他把干锅薅过来,蹲到墙角去:“你自己搜香香软软的甜……主要看前面几条。”
  
  秦岸皱皱眉,摸出手机低头刷,不置可否。
  
  游冽吃一口干锅,看一眼秦岸的脸色。
  
  冬季,天色黑得很快,才傍晚时分,外面已经漆黑一片。
  
  秦岸进寝室时,只开了一半的寝室灯,他背对着灯光,脸色笼在阴影下,游冽左等右等,没等到他秦哥说点什么,心里越来越慌。
  
  “秦、秦哥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你也知道,我昨天喝得醉醺醺的,干了什么事情,我完全没印象。”
  
  游冽咬牙:“我这就把回帖删了!”
  
  秦岸手指在手机侧面摩挲几下,还是没做声。
  
  这时,寝室门被推开,两位室友一人提一包吃的放在游冽桌上。
  
  “面。”
  
  “炒饭。”
  
  游冽:“……”
  
  然后,他们才注意到游冽正在吃干锅。
  
  游冽:“……你们三个没在一起?”
  
  “你说呢。”另外两个室友说:“游小冽!你叫人带饭的时候能不能指名道姓叫声爸爸?!”
  
  游冽塞两根薯条在嘴里,不敢说话。
  
  秦岸低嗤了声,熄掉屏幕,揣着手机出去了。
  
  “秦哥,要去哪儿?”
  
  “买水。”
  
  ***
  
  宿舍楼外已经亮起了路灯,灯影绰约,一半照在花坛草坪上,一半照在人行过道上,半明半昧。
  
  大学并不强制要求住校,但住校的依旧不在少数,人行道往来的几乎都是陆陆续续归校的学生,男女皆有。
  
  秦岸身形高挑,外形出众,从人行道上路过,不少人的目光不由自主被他吸引过去。
  
  秦岸没在意,找到校内超市扫码买了瓶水,拧开瓶盖喝了一口。
  
  “刚刚我好像看到秦岸了。”
  
  “真的假的?你看错了吧?秦岸不是一向不怎么在学校走动的么?”女生说着,往周围看了看,又往身旁亭亭玉立的少女脸上看了眼。
  
  少女长得很漂亮,五官精致,肤色白皙,发色乌黑,一双秋水明眸我见犹怜。少女也在看周围,没看到预想中的高挑身影,眼里的光渐渐变得黯淡。
  
  自从上次打过一局游戏之后,她和秦岸再也没有联系过。
  
  她几次上游戏看见秦岸在线,秦岸也没有邀请她,甚至她主动发起组队邀请,秦岸一次没接受。
  
  前一个女生有些不忍心,忍不住道:“或许真是我看错了吧。秦岸要是真在附近,怎么可能不来找我们书妍。”
  
  “对对对,书妍是系花,成绩好,长得漂亮,比那什么香香软软的甜好太多,秦岸不可能不喜欢。”
  
  说到香香软软的甜,女生脸上笑容开始变味:“不过,敢三我们书妍,我就敢不让她好过……”
  
  像是谁还不是女生,谁又不会扮白莲似的: “我看以后香香软软的甜还怎么……”
  
  “她会怎么样?”
  
  一道低沉的声音忽的插进来,人行道与超市相连的阶梯上,秦岸单手拎着水,一手松松搭在扶栏上,脸色在侧面照下的路灯光下晦涩不明:“我也很想知道。”
  
  女生仿佛忽然被人卡住脖子,唇张着,却发不出一个音节。
  
  秦岸的目光一一从她们面上淡淡扫过,语气没有任何起伏:“说说看,让我也听听。”
  
  “我……”
  
  女生“我”半天,说不出一句话。
标签:宝贝
热门文章
数据加载中...